白沩仰

雷区mxtx相关,有PTSD,拒绝互动,会拉黑。
永远的he甜文小写手,目标撑起冷坑产粮半边天!
目前产出all俏all猿最游记粮中,三次较忙,仍旧期待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和私聊勾搭!

【all俏】澹虚游【五十八】

*俏如来孕子生子(非常规)警告,ooc属于我,美好属于角色。

  铁骕求衣和风逍遥找来时,梦虬孙正小心翼翼将角的侧面贴在俏如来胸口,感受微弱的一丝龙气。苗疆军师眉头抽搐,总觉得这画面与寻常新手父母过度雷同,但又不好吐槽,一口气呛在喉咙咳了两声才缓过来。

  “二师叔,风逍遥。”俏如来抬手指轻轻点点龙角,梦虬孙会意,对两个客人点点头便要离开,却被拉袖角拦住:“这件事本来也要告知你,无需回避。”

  “神神秘秘!”梦虬孙嘴上嫌弃,坐得比风逍遥都快。

  “梦虬孙和风逍遥都不是墨家人,你在东瀛查到了什么,这般郑重其事?”御兵韬总觉得眼皮狂跳,事态不简单。

  “墨家钜子的传承……要在俏如来这一代终结了。”

  帐内空气凝固了片刻。

  御兵韬拖着身上的风逍遥站起来,梦虬孙下意识把俏如来往背后挡。前者倒没显出什么愤怒的模样,只是摘了斗篷兜帽又卸了面甲,面上喜怒莫辩。

  “老……老大仔,你有什么话好好说,这样怪吓人的……”风逍遥明知道他家老大仔一向稳重,但毕生致力于建设墨之一国的人,回头自家最高领导、权威象征告诉他,墨家传承要断了,万一刺激过头一时冲动——

  诶等等,老大仔做事本来也不听钜子的呀!我紧张什么!

  风逍遥脑子也不慢,看看老大仔也没动作了,自己把自己撕了下去。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正式宣布解散墨家吗?”御兵韬的确吃了一惊,但根本不急于问小钜子如何断了传承,只关心新局的布设。墨家乱象积弊已久,他和老三早有觉悟——不如说前代矩子根本没遮掩过沉埋墨家的心思,俏如来如今走到这步,虽嫌突然,倒不乏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

  “早就朽败的门庭,也就剩凰后还在尚贤宫做她的春秋大梦粉饰太平。”俏如来抿一口白水,“二师叔三师叔是有志能者,便是不在墨家也能为国挣出一片新天地。也就是师兄和凰后会在意墨狂的归处吧?孩子们成长需要安稳的环境,希望他们要动作就早点,顺藤摸瓜收拾门户也方便。”

  “你的存在让墨家的风评回暖不少,现在释放消息,恐怕你的居所清净不了了。”御兵韬沉吟一刹,“确定无法传承了?真阵开出后影响到血之禁印了还是怎样?如果无法传承,止戈流对魔世还能维持多久的威慑力?你准备好替代的方案了吗?”

  御兵韬没有把话说得太直白,止戈流说到底是一项克魔圣物,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对魔族的震慑和制约。俏如来还年轻,但人族寿命相对魔族太过短暂,需要止戈流的不是墨家,而是人族。俏如来既然选择了公布止戈流无法传承的事实,就必须做好相应能继续守护人族的备案。

  “俏如来能保证,止戈流的威慑足够持续到天下太平。”俏如来轻抚心口,“墨狂已与俏如来合为一体,无法让渡于人,稍后二师叔在龙涎口亲眼一看便知。玄狐,外面准备如何了?”墨家最后的钜子没有再多解释,直接喊了帐外的同伴着手正事。

  “苗王和鳞王已经定好阵位,我来接你。”玄狐掀帘而入,“用不用再吃一颗护心丹?”

  “嗯,有备无患。”俏如来从袖中摸出药瓶,吞了一粒。玄狐拿走药瓶收着:“我知道你想借梦虬孙的龙气辅助感应,但万一感应强烈龙气再度暴走,会不会影响地气走向?”

  “可以借他安龙佩。”俏如来转头望向梦虬孙,后者早竖着耳朵跟上:“有什么话一次性讲完,别上阵了又手忙脚乱!”

  俏如来扯松领口拎出一枚莹白玉佩,摘下递给梦虬孙,“这是女帝出借与我,白蛟心鳞炼制的玉佩。从前白蛟在帝女精国时,幼龙皆用此佩辅助操控龙气。你将它贴在心口,然后发动龙气试试看。”

  梦虬孙接过,动动鼻子皱眉道:“你可别乱用香料啊,伤着小孩我跟你没完。”话音未落,虬龙之气顺龙角溢出,便被安龙佩吸纳过去,抟成一个圆润的气罩将梦虬孙裹在内中,丝毫不会惊动外界地气。

  “好东西!”梦虬孙赞道,“不过女帝给你这个,是看出你怀了吗?她倒舍得放你走。”心知用了借字的东西,重要珍贵不言而喻,虬龙小心翼翼将玉佩塞进怀里护着。

  “那时还没有动静呢,离开魔世后才确认的,不然哪那么容易回得来。”裹紧斗篷挡风,俏如来没有刻意走快,留给身体消化药力的时间,“女帝当时是希望我回中原后,寻找锦烟霞的族人,也许还有龙像她那样被封印在哪里,或者与外族有了恋情和后裔——总是一份希望。”

  “原来是当罗盘用。你传信来说明要治疗欲星移后,那锅蠢鱼已经开始不老实了。如果你的治疗顺利,海境又要熬海鲜粥,我无法在这个节骨眼离开帮你。顶多帮你看看孩子——如果你不怕孩子被我带跑偏的话。”梦虬孙与锦烟霞数度合作,感情不比海境任何一位旧识浅。对于这位舍身护海境的长辈英雄,梦虬孙乐意为她做任何事,所幸可以帮俏如来照顾她的子嗣,总算能略补遗憾。

  “孩子们肯定能跟你相处很好,不过届时帝女精国得到王嗣的消息,肯定会派人来,到那时还要考虑女帝那边的意思。”

  “对哦,现在想那么远没意义。话说你让我当孩子义父,魔世那边不会有意见吗?”

  “不会,她们信任我的判断。”俏如来停下脚步,远远向龙涎口岸的两位王者见礼。苗王手持狼王爪,鳞王举起海皇戟各自向他示意。不远处无心、榕桂菲、修儒已经准备好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水下应该还有待命的鳞族,万事俱备了。

  “二师叔,又要劳烦你支持俏如来了。”

  “我随时可以为你传功。”御兵韬已经开始运气,“让我见识一下和钜子合为一体的墨狂吧。”

  “嗯。玄狐。”俏如来与玄狐对面而立,互相将手搁在对方心口轻轻运气,两座玄妙法阵在两只手掌下瞬间铺陈开来。沐浴着众人惊叹的目光,两口神兵自两颗心中缓缓浮现了身影。

  “……身剑合一?已达到如此境界,难怪无法传与他人,墨狂不再是钜子的兵器,而真正成为钜子本身的一部分……那钜子,还算是人族吗?”

  御兵韬低喃。

  “师叔,体质变了,俏如来便不是俏如来了吗?”剑刃离体过半,俏如来竟有闲心接御兵韬的话。

  “你永远是你,所以前钜子才会把这份重任托付于你。”御兵韬少见地释然一笑,“今后你放手去做,旁事有我。”

  “二师叔还是那般可靠。玄狐,接下来交你了。”墨狂离体,俏如来周身流光溢彩,慧相悠然,将两手往胸前一合,拈起手印等着阵法成型

  “顾好自己,别硬撑。”玄狐背后无数剑刃构做羽翼,夺目剑光中冲天而起,直奔龙涎口中地气穴眼而去:

  “安龙大阵,起阵。”

  *下一场只能出来蛋蛋,孵化需要时间——

  *睡美鱼上线倒计时——请代入亮晶晶白烁烁的一版美鱼——

评论(19)

热度(81)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