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沩仰

雷区mxtx相关,有PTSD,拒绝互动,会拉黑。
永远的he甜文小写手,目标撑起冷坑产粮半边天!
目前产出all俏all猿最游记粮中,三次较忙,仍旧期待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和私聊勾搭!

【all寄/俏】扶摇而歌(九)

*俏鲲鹏前提的all寄/俏的暧昧剧情流故事,各种cp只要你能抠到糖,就可以认为是真的。剑蔚的便当扣了,丹阳的也扣了,问就是官饭太难吃逼得兔子跳墙头回来自己做饭了。

  *一定程度遵循战血阿官设定下的放飞,不太喜欢泰姨所以她不会扮演什么正面角色。如果可以,请往下!

  “复活的魔头接二连三侵扰中原,能出门的人都知道。”寄鲲鹏并不接泰玥皇锦的话头,作出有意回避的姿态,“人魔有别,泰玥宗主身为一宗之长,还是莫对死生大忌之事用心为好。”

他并未急于在学宗面前揭穿泰玥皇锦的罪行,眼下时机并不好。

  寄鲲鹏语调客气,语意却字字示警,泰玥皇锦明知若追问下去,难免陷于被动。曾经的学宗之主试图克制寻回爱子和幼弟的欲念,但抬杠刻进本能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学乖:“跟死而复生的魔头把酒言欢之人,却说出生死大忌之语,倒是我今年听过最有趣的笑话。”

  “能引宗主一笑,也不枉寄某入这一趟虎穴。”锦衣公子全然不以为忤,一边丹阳侯原本都撸起袖子了,愣是被这句不走套路的话惊了一个踉跄,还劳动他掌门师兄顺手捞他回来:“等小狐狸要挨打了你再上不迟。”

  “已经以挨打为前提了吗?”风逍遥小声吐槽。

  “想想泰玥宗主的人品。”寄鲲鹏扇子一抖,轻声一语,风逍遥一脸五味杂陈扶额蹲下给他家苦命月擦脸:“你这张嘴,没有甲乙先生怎么活这么大的。”

  “运气好吧。”寄鲲鹏看一眼因为泰玥皇锦出现开始不安分的学宗,看看动向晦涩的鬼市,再看眼被甲乙和发脾气的莫离骚搅得鸡飞狗跳的覆舟虚怀,深觉摊子够乱,可惜如今为了道域平定,也只得免费加班。

  “谄媚之语省下,既然血神已灭,阴阳学宗也不该再白占星宗的地方”,泰玥皇锦眼看士心成为了新的学宗中心,一丝欣慰竟无法与心头邪火相抗衡,“小孩子家家胡闹什么,还不快回来!”她闯下弥天大祸,居然还能以一宗之主自居,自我感觉之好脸皮之厚连寄鲲鹏都想摸把尺子量量。

  “哇,泰玥宗主好大的排场,走火入魔把剑宗的代宗主打到只剩一口气,半分担当没有就丢下宗门跑路,孩子辛辛苦苦给你收拾烂摊子还净落埋怨,真难为士心这么久没学坏。”千金少跟寄鲲鹏混了几天,捅刀的技术火候愈臻洗练,“丹阳侯脑壳坏成那样好歹有他师兄镇着,你犯病起来孩子逃命都来不及,嫌阴阳学宗衰落太慢就直说,我们三宗不嫌人多,养得起。”

  颢天玄宿抬手默默努力按住自家看起来要咬人的师弟。

  万雪夜安静地拉着寄鲲鹏站起来挪远两步,并拔出了大刀护着柔弱的公子哥儿。

  一时气氛僵持,寄鲲鹏却毫不紧张,转头看他家甲乙,战场正胶着不见变数。众人见他动作,惊觉暴脾气的甲乙和闹脾气的莫离骚还在揍覆舟虚怀,他们居然一半在围观泰玥皇锦瞎折腾。

  甲乙对阵逍遥游看起来有来有往,可莫离骚这边与其说是在对战其他兀者,不如说是暴打。

  大神过招哪有小兵们的地方,寄鲲鹏眼看着乌泱泱一大片人眼花缭乱手足无措,索性拜托四个孩子,带着半数人马后撤几里路。覆舟虚怀的翺大宗见状,也招呼着自己身边的部下远撤开,充满不做池鱼的觉悟。

  另一个小干部病养生倒是想去收拢血神的残部,问题要过去前有战场旁有泰玥皇锦,他再贪也是惜命的。孩子们这边,士心的为难其他三个小伙伴看在眼里,寄鲲鹏指令一出就忙不迭拖着伤心的少年远离是非地,顺便利索地带走了吃瓜的自家人和夹在士心和泰玥皇锦之间为难的学宗人。

  泰玥皇锦眼睁睁看着“她的”势力被生生分去,如何不恼,然而两位宗主加两位副手拦在身前,真要为了护犊子打起来,她半分便宜也讨不着,只有不甘不愿地去唤醒乐师,准备接手血神吞掉的学宗人手和零散小派门人。

  然后乐师一睁眼看见她就一挥玉箫攻过去,趁泰玥皇锦挥开的空档,猛虎落地跪万雪夜脚边了:“他们的调度不归我管,你随意。”

  怂得理直气壮干脆利落,得亏万雪夜站位靠边,丹阳侯颢天玄宿这些高手又被寄鲲鹏示意收手,不然没等他落地就得被掌风掀出二里地去。

  “你要背叛我?!”泰玥皇锦羞怒交加,杀意暴涨,眼看手边不足原本学宗半数的人手,勉强压下,“之前汝等受血神控制,我不问罪。阴阳学宗百废待兴,你该回来辅佐我。”

  “感谢宗主盛情,鸣觞自知无能,不愿做宗门负累,还请宗主另选良才。”乐师措辞给泰玥皇锦留了面子,但刨去表面功夫,不外辞职不干四字。

  乐师早在泰玥入场前就恢复了意识,只是局势不明,装晕保身罢了。他明白得很,若非不得已,皓苍剑蔚那劳碌命绝不会丢飞渊一个小姑娘独自出来主持大局,用善恶分箫想都知道,千金少没有半字虚言,这个曾经的宗门之首依靠不得了!

  “乐师好眼光,四宗地盘上,生命安全总是有保障。”寄鲲鹏这句话似乎带上了阴阳学宗,但四宗如今既聚居一处,泰玥皇锦的“阴阳学宗”又是什么?

  可谓十分坏心眼。

  “万学天府典藏在此,绝不会亏待门人。”泰玥皇锦听得出话里有话,立刻抛饵道,“道域封闭已久,阴阳学宗会有更多门路壮大,短不了宗内的门人。”她将视线投向观战的鬼市方向。

  “生意这里不好谈,战后再说。”困境中急需助力的生意对象,对鬼市的武罗刹而言无异肥美羔羊。丢下这里的好戏谈生意,以致错过更多生意机会的蠢事他还是不会做的。

  刀宗星宗的大人们带着一半的人手跟覆舟虚怀和泰玥皇锦对峙,也不觉压力。再大阵仗,颢天玄宿一掌下去,就算不赢也够他们后撤,唯一的变数——

  “血神之前有这么强吗?”万雪夜皱眉,虽然之前血神对她手下留情,但分析比对战斗中展现的实力,也足以看出逍遥游如今能为与当初血神不可同日而语。

  “虞姬是铸师,本无多少战场经验。”寄鲲鹏也意识到不对,“一口宝剑自己胡乱挥舞,跟由高手使用的差距……不对!!”

  众人一惊,逍遥游唇角一抹冷笑浮现,寄鲲鹏一句“退开”未落,刺目红光已没入甲乙眼中。

  “我叫孩子们快退!”千金少望空丢起一枚阵盘,耀眼阵纹在空中铺开,比信号弹更加醒目。

  “来不及了。”寄鲲鹏叹息。场中甲乙如猛兽般仰天长啸,数甲子功力之下,方圆数丈的地面也随吼声震颤不已。颢天玄宿毫不犹豫上前,丹阳侯下意识紧赶两步,要将师兄护在背后。

  “我想办法,小心泰玥皇锦。”寄鲲鹏仍不显惶急,也无退后自保之意,竟有奉陪到底的气势。

  “你还能有办法?”丹阳侯这话明显没好气,但论对甲乙的了解,他自知不及寄鲲鹏,也没驳回对方的意见。

  “既让他入战,怎能不留后手呢。”寄鲲鹏温和笑容中初现一丝冷意,万雪夜一怔,便见广袖云纱之间,一团光芒闪烁,一支描金玉笛轻轻自青年袖口滑出,被握在那只看上去从没碰过刀剑的手里。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没故事的妖怪……”寄鲲鹏低吟。

  万雪夜一怔旋即恍然,顺手拉起乐师:“琵琶带出来了吗?”

  鸣觞不明所以地交出一面鸡翅木琵琶,琴身血红,艳丽非常,抱在秋露打扮的万雪夜怀中十分相称,转轴拨弦三两声,便有凛凛战意透弦而出。

  “要斗琴吗?”逍遥游丝毫不在意与甲乙对阵的星宗二人,信手翻出古琴,颇有与万雪夜对曲的意思,“你若占手,谁来护住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游人?”

  “当我们是喝酒看戏的吗!”千金少没指望悲痛中的师弟,主动拔刀横在两人身前。但逍遥游琴声方起,目中便红光再盛,与星宗师兄弟缠斗的甲乙竟扬手一片灰烟散出。丹阳侯大惊,一手揽紧师兄,大袖掩住师兄口鼻不顾一切急退。千金少也利索闭气去捞身边鲲,却一把捞空:“寄鲲鹏?!”

  万雪夜琴音一滞,反手一刀冻气挥出,同时丹阳侯出掌清扫战场。烟尘散开,却惊见寄鲲鹏已被甲乙反剪了双臂押在逍遥游身边!

  “千算万算,居然漏了血神的能力,还是你对你的养父,太过信赖了呢?”逍遥游颇有胜者姿态,万雪夜总觉得他手上有个马鞭的话可能会拿去挑寄鲲鹏的下巴。

  啧,飞渊的话本子真是不该看,罪过罪过。

  不是吧,真拿出马鞭来了?!

  万雪夜一边头皮发麻一边拔刀,却见寄鲲鹏偏过头来,视线往她腰间一点,忙低头看,那支莹润玉笛正别在她腰后。

  ……他啥时候练的这门手艺?万雪夜努力压住吐槽的欲望,没再踏前一步,甚至有空拉住同样着急了的风逍遥和千金少。

  颢天玄宿默默配合地按住了自家师弟,这寄先生肯定有后手,难怪早早让孩子们离场。

  “哎呀,甲乙,你弄痛我了。”寄鲲鹏一开口,还是那副弱不禁风的纨绔相。霁寒霄颇看不起这种养尊处优的小少爷:“阶下之囚,还敢讨价还价?”

  “先生以为,自己赢了吗?”寄鲲鹏根本不理会自己加戏的某个失格爹,视线坦然对上逍遥游,然而由于被押住,多少视角有变,乖巧神情中竟多两分狡黠。

  逍遥游心头一动,一指点向寄鲲鹏心口:“先生说了半日话,神疲口干,不如回覆舟虚怀……”

  话音未落,一只紫蝶轻盈点在逍遥游指尖,后者瞳孔猛缩,骤然甩开,指风扫裂两块碎石。泰玥皇锦最近刚用过蝴蝶形态的术法,下意识瞪向专业施术者鸣觞,结果换来一道极委屈的眼神附带自证清白的摊手:“我什么也没做。”

  “你败了。”

  刻在上一代道域人心头骨髓的低哑轻柔嗓音,在寄鲲鹏口中响起。逍遥游、泰玥皇锦闻声同时起身倒退数尺,异口同声道:

  “黓龙君?!”

  “中计的人,是谁呢?”

  摄魂夺魄的语气,根植灵魂的恐惧让逍遥游不觉抚上心口,所幸实力在身,他总有更多的底气,甫定神便向甲乙下令:“打昏他!”

  “看来前辈心乱的时候,用不了血神的幻惑之术。”低哑嗓音一转,温润轻柔,如鸣佩环的话语,却宣告了情势的再度逆转,寄鲲鹏身影在甲乙手中如烟花般散开,漫天紫蝶,如梦似幻!

  “喂!你现在……”风逍遥再重情也识得轻重,听闻熟悉的嗓音,便知某人要亮出真实身份,不由忧心,下意识抬脚挡向丹阳侯面前。

  “风逍遥,你跟寄鲲鹏打什么哑谜!”丹阳侯明知寄鲲鹏身份有疑点,念其有恩星宗,便不急于深究。但黓龙君的声音一出……

  算了,就那小身板,打一下怕不是要赔他骨折药费,不划算。

  “曹溪般若一点空,挫锐解纷谓玄同,情义恩仇万般相,入吾面目过九重。”诗号清朗,音调柔和,但各怀心思的道域人听来,总是心头一颤。

  蝶影纷纷中,白袍璎珞掩映一双镶金嵌宝的僧鞋轻盈落在万雪夜身侧。褪去伪装的寄鲲鹏白发飘飘,兜帽掩面,仙姿天成,纷飞的彩蝶乱扑一阵,渐渐向他聚拢过来,飞入他怀中一面铜镜里。

  “雪夜,要速战速决了。”恢复真身的俏如来轻轻摘下兜帽,随手将铜镜丢进去任凭蝴蝶往里扑。眉心十字映着熠熠日光,分外清艳动人,一对长睫扑闪一下——

  铁枫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又看一眼泰玥皇锦,总觉得在什么没有开始的比赛里输了。

  “大男人长那么美艳做甚!”霁寒霄一把邪火从脚底顶到天灵盖,拔剑就想杀上前去,却被一声清越笛声止住,旋即脑中隐隐发痛,一时间竟连剑也握不稳当。

  “不知休琴忘谱前辈,可曾听闻地门无我梵音?”

  *失踪人口回归!咕咕没有理由,请不要银燕式烹调,至少一次只用一种煮法谢谢!

  *玄狐牛牛登场倒计时!咕太久这里已经冷清啦,等饭的天使们请让我看见你们的评论——

评论(60)

热度(92)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